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 桃花源
????幽暗的夜,很不平静,呼啸寒风凛冽。

????俯瞰天地,中州大地诸多处都有血劫。

????叶辰如幽灵,神出鬼没,现身在一个又一个地方:古城、酒楼以及仙山。

????他每到一处,皆有血劫,每到一处,皆有至少一人被带走,直接被打废。

????那些人,皆是九日前参与围杀他的人,一个个都被捉,一个个也都被废。

????也有那么一两个家族很刚烈,也有那么一两个势力很热血,护佑自家后辈。

????叶辰冷酷无情,反抗者,直接灭九族。

????血劫更甚,给漆黑夜,蒙了血色面纱。

????但他并未驻足,一如既往的神出鬼没。

????天色大亮,中州却是沸腾,修士聚集地的古城、酒楼、茶摊,皆有惊异声。

????“这是怎么了,一夜之间,这么多地方都遭了血劫,不少势力神子被掳走。”

????“东边的杨家和薛家,直接被灭门。”

????“传回来的记忆水晶画面我看了,简直尸骨成山血流成河啊!忒狠了。”

????“到底谁动的手,竟是这般大肆杀戮。”

????“难不成...是禁区走出的那位?”此话一出,四方皆忍不住打寒颤。

????叶辰一路风尘,又踏进一座浩大酒楼。

????很快,酒楼三楼的雅间,便直接炸裂。

????酒楼的人惊异,连大街上的人也抬首往上看了,“咋滴了这是,又打架?”

????四方注视下,叶辰自酒楼三层登天而去,手中还拎着一个被废修为的血人。

????他有继续了征程,出没在一个个角落。

????时间流逝,转瞬已半月。

????半月来,他的黑袍,已被鲜血染红。

????他日日夜夜不停,到处抓人,到处都有他遭的血劫,惹得中州到处沸腾。

????又是一个寂静的夜,他踏入了一片世外桃源。

????这里幽静而宁寂,有山有水有树林,没有尘世喧嚣,一切都是那般清静。

????桃花源深处,乃是一汪湖泊。

????湖泊前,驻足这一白衣女子,正在作画,画的乃是叶辰极其熟悉的一人。

????她是个凡人,没有灵的气息,可沐浴在月光下,却皎洁无暇,如一尊谪仙。

????感觉到有人来,白衣女子缓缓转身,灵澈美眸似水,没有一丝尘世污浊。

????“不用理会我,继续作画。”叶辰淡淡一声,取出了酒壶,坐在了树下。

????“我看的出,你是仙人。”白衣女子抿嘴。

????“然后呢?”叶辰灌了一口酒。

????“是他...惹了你吗?”白衣女子轻语。

????“寻不到他,便只能来此等他了。”叶辰话语平平淡淡,神色无喜无忧。

????“求求你,放过他。”白衣女当即子跪下了,眸中浸着眼泪,脸色也苍白了,不断的叩首,“求求你,放过他。”

????“我放过他,谁又放过我的亲人。”

????“要杀,便杀我。”

????“求我无用。”叶辰抬手弹出了一缕仙光,没入白衣女子体内,让她沉睡。

????桃花源陷入了沉寂,只有静静饮酒的叶辰,还有随风摇曳的一片片落叶。

????很快,便有一道人影自天际飞掠而来。

????那人一头血发,仙袍烈烈,体魄雄伟,气血磅礴,一双神眸,囊天纳地。

????这人,仔细一看,可正是那天残吗?

????“你是何人。”天残落下,便瞧见了叶辰,以及平躺在云团上的白衣女子。

????“堂堂天残神子,竟是恋上了一凡人女子,真有意思。”叶辰话语悠悠。

????“你是谁,你到底是何人。”天残怒吼,一双神眸,满是浮现出一条条血色,寒芒四射,面目也瞬间狰狞了。

????“你说呢?”叶辰敛去了鬼冥面具,露出了一张苍老的面孔,胡子很长。

????“你...叶...叶辰。”天残蹬的后退了一步,双目凸显,瞳孔紧缩,难以置信,“你竟还活着,不可能,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叶辰话语冰冷,伫立在白衣女子身前,指尖萦绕寒芒。

????“这是你与我的恩怨,杀你故友的是我,与她无关,放过她。”天残怒吼。

????“你不觉着,如今的画面,很熟悉吗?”叶辰笑看天残,“昔日我也说过同样的话,也如你这般心如刀绞。”

????“她只是一个凡人。”

????“凡人又如何,我的故友,也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你.....。”

????“交出你的血脉、本源、本命法器、储物袋,我便放了她。”叶辰笑道。

????“休想。”天残咬牙切齿。

????“很好。”叶辰嘴角微翘,一剑插在了白衣女子下腹,鲜血涌现,染红了她的衣衫。

????“叶辰....。”

????“下一剑,便是她的脖颈。”

????“交,我交。”天残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话落,他眉心仙光闪烁,一口血色杀剑飞出,乃是本命法器,继而是储物袋,接下来是血脉和本源一同飞出。

????他的气息,瞬时一落千丈,步伐踉跄,口中喷血,也再无那高高在上的姿态。

????“真是让人感动。”叶辰接过了天残诸多神物,幽笑声缥缈,“谁会想到,尊贵的天残神子,竟会为已凡人女子交出所有,你的她,该是很幸福的。”

????“我已交了,放人。”天残双目通红。

????“放人?”叶辰笑了,笑中带着一丝邪魅和嗜血,如今的他,更像魔鬼。

????他挥剑,一剑斩断了白衣女子心脉。

????“叶辰,我杀了你。”天残嘶吼咆哮,一步踏碎大地,凌天一掌劈向叶辰。

????叶辰神色冰冷,微微抬手,禁了四方虚天。

????空中的天残,当场被禁锢了,还保持着凌天劈掌的姿势,丝毫动弹不得。

????一道神芒自叶辰指尖飞出,洞穿了天残丹海,他的修为,被废的干干净净。

????啊....!

????天残怒吼,歇斯底里的咆哮,满脸血泪,充满了悲恸。

????“心痛吗?”叶辰饶有兴趣的看着天残,“诸天山下,我也如你这般痛。”

????啊.....!

????天残还在咆哮,如若疯子。

????他后悔了,悔不该招惹叶辰,他与叶辰本无仇,却偏偏要参与了那场围杀,以至落得如此下场,还连累了他最爱的人。

????他悔恨,他心痛,癫狂的没了理智。

????叶辰不语,挥手打晕了天残。

????他并未杀天残,他要让天残跪在诸天山下,以他头颅,祭奠转世人在天之灵。

????桃花源,瞬时陷入了宁静。

????微风拂来,躺在云团的白衣女子娇躯颤抖,闪烁仙光,化作了一块石头。

????那并非真的白衣女子,而是用一块石头幻化。

????凝造她被杀的画面,也只是想让天残真正感觉到痛,那是他该付出的代价。

????而真的白衣女子,此刻已被叶辰放出,睡的安详,并不知先前血淋的画面。

????他并未杀她,冤有头,债有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