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这就是洞房
????天玄门小园,悠扬琴音已停,春意盎然。

????红尘又陷浑噩,神色木讷,双目空洞。

????红尘雪醒了,揉着太阳穴爬了起来,却感浑身酥软,毫无气力,似若虚脱。

????待恢复神智,她整个人,都呆在了那里。

????这是发生了什么吗?祭坛狼藉一片,血色桃花醒目,也染在了她的衣裙上。

????而她,衣衫不整,秀发凌乱,大片肌肤裸.露,还有潮红未消散,闪动着光泽。

????她又不傻,一眼便能瞧出发生了什么。

????可她不知,为何会有此事发生,清醒的心智,因这一幕,又变得一团乱麻了。

????“醒了。”她发怔时,清灵笑语响起了,乃是楚灵玉,摘下了蒙着双眸的玉带。

????“这...这到底....。”红尘雪脸颊更红。

????“你误食了合欢散,叶辰给你送来的。”

????“误食合欢散?”红尘雪听的神色一愣。

????她忆起了昨日之事,玉女峰上的早餐,她就是吃了那顿饭,才陷入了神志不清。

????难怪,难怪叶辰要赶她走,还想要动手。

????瞬间想通一切,红尘雪气急败坏了。

????竟给自己的媳妇下了合欢散,不要脸。

????偏偏,就被她赶上了,霸气侧漏摁住了叶辰,完事儿,吃了一顿美妙的早餐。

????想着想着,她似是想到了什么,试探性的看向祭坛下的楚灵玉,“然...然后呢?”

????“然后,我弹琴,你跟我相公做.爱。”楚灵玉摊了摊手,“你说,尴尬不。”

????“师娘,我.....。”红尘雪不由垂下了眉,轻咬着贝齿,不敢直视楚灵玉的眸。

????尴尬,这能不尴尬吗?尴尬到死了。

????不知道倒也罢了,偏偏楚灵玉就搁这。

????还得弹琴,还得眼睁睁的看着她与红尘那啥,是个女子,都震不住这场面吧!

????“师娘我不介意。”楚灵玉洒然一笑,“日后,叫姐姐就行,可别把我叫老了。”

????一句话,红尘雪的玉首,埋的更深了。

????那绯红色,从她的脸颊蔓延到了脖颈,只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这太羞人了。

????红尘那时是清醒的,动不了,一直在上面的,必定是她,那画面她不敢想象。

????“我没有叫的很淫.荡。”红尘雪捂住了脸颊,“师娘与师尊怕是三观尽毁了。”

????“一天一夜不带停的,咱大楚的特产,威力果然不是盖的。”楚灵玉唏嘘一声。

????说罢,她还笑吟的看向红尘雪,“爽不爽。”

????“我...我去换件衣服。”红尘雪捂着脸便往外跑,真是没脸再待在这小园了。

????许是跑的太急,也许是身子真的虚脱了,双腿发软,一个不留神儿,差点栽倒。

????楚灵玉看的发笑,便又跑去弹琴了。

????琴声起,浑噩的红尘,也恢复了清醒,揉着眉心,脸上写着两个大字:尴尬。

????“滋味可好。”楚灵玉一脸笑吟吟的。

????“我动都没动一下。”红尘干咳了一声。

????“我都还未跟你上过床呢?”楚灵玉鼓嘴,狠狠瞪着红尘,美眸中满是幽怨。

????“这不能怪我,怪老丈人。”红尘咳道,“昔日我俩成亲,就是他跑来捣乱。”

????“懒得理你。”楚灵玉白了一眼红尘,当即收了琴音,随即也转身抛出了小园。

????依稀可见,她下.身的裙子,也湿了一片。

????正儿八经听了一天一夜,不湿就怪了。

????小园,陷入了宁静,只有狼藉的祭坛,和木讷的红尘,以及他脸上尴尬二字。

????这边,红尘雪已出天玄门,直奔恒岳。

????清晨,天还未亮,熊二、谢云和司徒南这仨货便凑一块儿了,笑的是没脸没皮。

????叶辰那一桌佳肴,的确猛地没话说,坚硬的床,都被干塌了,动静贼大的说。

????“俺们家那口子,还搁床上躺着呢?你就说,吊不吊。”谢云抿了抿头发。

????“吊毛线,俺家萱儿,昏了好几次呢?”

????“我就有点佩服我自己了,愣是把俺媳妇上哭了。”司徒南那厮意味深长一声。

????“叶辰,滚出来。”三人交流心得时,一声大骂传下九霄,红尘雪那娘们来了。

????一声夹杂帝威,恒岳诸多弟子都被震昏。

????“他没搁恒岳,带他媳妇溜达去了。”熊二揉着脑袋瓜子,头也嗡嗡嗡的。

????“逃到天涯海角,也一样抓你回来。”红尘雪美眸绽放着火花,羞怒交加。

????来了不过一秒,便又走了,杀气通天。

????“咋滴了这是。”仨贱人一脸的懵逼。

????“八成那小子又偷看人洗澡,被逮了正着,必定找他算账的。”谢云揣了揣手。

????“胖子,虎鞭还有没,整点。”司徒南捂着老腰,一天一夜没停,累的够呛。

????他话方落,刚走不久的红尘雪,就又折返了回来,一句话都没说,抬手就打。

????本是来寻叶辰算账的,憋了一肚子怒,没找着叶辰那贱人,总得找人撒撒火。

????仨货当场跪,趴在地上,鬼哭狼嚎的。

????直到红尘雪走了,仨人都不知这娘们儿为嘛揍他们,俺们长了一张欠抽的脸?

????事实证明,叶辰还是很机智的,早早躲了出去,今日若他也在,少不了被揍。

????再说这厮,那就潇洒了,牵着楚萱的手,逛过了一座又一座古城,心情倍棒。

????游戏人间,诸多乐趣,没想着回修界。

????一路走下来,楚萱虽依旧之子不语,可却时而露出浅笑,也觉这世界很精彩。

????而这份精彩,在无泪城,绝然看不见,诸如糖葫芦,诸如皮影戏和捏糖人儿。

????又是一座古城,方才走入,便闻鞭炮声。

????有大户人家娶亲,八抬花轿甚是娇艳。

????新郎玉树临风,穿着新郎衣,骑着高大马,胸前挂着红袖团,可谓春风得意。

????唢呐声、锣鼓声震天,大街甚是热闹。

????穷户人家,已跑去府邸,向富家老爷讨要喜钱,这大喜之日,出手都很阔绰。

????“可知这是做什么。”叶辰笑看楚萱。

????楚萱轻轻摇头,淡漠的眸,有些许好奇。

????她的确不知,不知那花轿里的新娘,为何蒙着红盖头,埋首低眸,很是娇羞。

????还有她的衣服,红艳艳的,比仙家霓裳还好看,穿在身上,她显得越发的美。

????“这叫娶亲,是要拜天地的。”叶辰笑道,“还有洞房花烛,你知道是啥不。”

????楚萱再摇头,真是单纯的如一张白纸。

????“不知道没事儿,今夜我带你却瞧瞧。”叶辰笑的猥琐,露出两排雪白牙齿。

????夜幕降临,这厮就领着楚萱扒人窗户了。

????洞房布置的如梦幻,红绸红烛红地毯,披着红盖头的新娘,安静静的坐在床上。

????“还是个美女。”叶辰嘀咕,一眼便能望穿新娘容颜,这出嫁的女子...最美。

????而楚萱,望着的,却是新娘的红嫁衣。

????那衣服虽比不上仙衣,可她却是喜欢。

????“你晓不晓得,男人与女人在床上会干点啥。”叶辰侧首,嘿笑的望着楚萱。

????楚萱没开口说过话,自也没回答问题。

????对此,叶辰倒是心知肚明,楚萱儿打小就在无泪城,她若知道就奇了怪了。

????尽是无泪无情的女子,基本没出过无泪城,更有甚者,多半连男人是啥都不知。

????“害人不浅。”叶辰唏嘘,本以为佛家就够那啥了,未曾想无泪城更是过分。

????绝灭人的欲望,无泪无情,把一个个鲜活的女子,整的如一尊尊傀儡一般。

????很快,新郎来了,走入洞房,有些紧张,这小伙儿,一看便知是第一次成亲。

????终究,他还是拿起了秤杆,挑起了新娘红盖头,露出了一掌娇羞美颜的脸颊。

????“来了来了,好戏来了。”叶辰俩眼圆溜溜,人家洞房,他好似比新郎还着急。

????而且,这厮嘴上说着,手却是没闲着,搭在了楚萱肩上,完事儿还捏了一把。

????楚萱儿不语,拂手推开,往边上挪了挪。

????可下一瞬间,叶辰那脑袋瓜子整个凑了过来,一个劲儿的蹭,嗅着那迷人香气,笑的也极其猥琐,干脆死不要脸了。

????这一次,楚萱倒是未推开,她那双美眸,有些发怔,被洞房中的一幕吸引了。

????那新娘脱在了红嫁衣,一件件衣裳,一件件的被褪下,露出了一个红肚兜,以及洁白柔嫩的肌肤,一具玲珑的胴体。

????而那新郎,脱得更快,衣服都还未脱完,便猴急扑了上去,把新娘压在了身下。

????啊....,只闻新娘一声痛苦呻吟,床边的帷帐落下了,能听的只有床的吱呀声、女子的娇喃声,以及新郎喘粗气之声。

????“瞅见没,这就是洞房,男人下边有根棍儿,女子下边有个洞,传说中的阴阳结合,就是这么来的。”叶辰嘿嘿直笑。

????楚萱的脸颊,第一次闪出一抹红霞。

????这就是洞房,叶辰那夜踹开她的房门,是想与她洞房,却被他摁在一顿暴揍。

????想着想着,她不由垂眸,望向了叶辰下.身,那有一个小帐篷,被一根棍撑起的。

????“很神奇对不对,想不想...摸一下。”叶辰咧嘴一笑,也不管人楚萱到底愿不愿意,抓住了人的玉手,放在了上面。

????出奇的是,楚萱未反抗,隔着那衣服,很感觉到温度,硬邦邦的,真就是棍儿。

????她的心跳,在一瞬加速,所谓太上忘情道,也悸动了一分,平静心境起了波澜。

????“来,换我了。”叶辰嘿笑的搓了搓手。

????不过,楚萱却转身,一步登上了虚天。

????叶辰尴尬,追了上去,却被甩出很远。

????楚萱儿速度极快,如一道绚丽的仙光,给这幽暗的夜,增了一抹绚丽的弧度。

????她也不知为啥要跑,总觉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紧张,那心跳速度,压也压不住。

????“你慢点,我又打不过你。”叶辰搁后面玩儿命的追,没见过像她跑这么快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