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七章 解药
????战事一触即发,且此次对方主帅第一时间发现了问题,传武国那边从此守卫军更加森严,黎国这边根本没有机会进攻,朝廷不会再派援军给他们,他们要做的必须是自食其力。

????弈凌璟一直在训练士兵,研究作战方法,每日休息的时间不超过两个半时辰。虽然人少,但是这些人此时已经都对弈凌璟心服口服,看见主帅都如此刻苦,他们也没有理由继续偷懒,每日都干劲十足。

????他还收到一封匿名信,上书:凡用兵之道,以计为首。未战之时,先料将之贤愚,敌之强弱,兵之众寡,地之险恶,粮之虚实。计料已审,染后出兵,无有不胜。

????他小心翼翼地将这封信折起来,奉若珍宝地将其放在贴近心口的位置,一整天脸上都是轻松自在的表情,整个人散发着清风般和煦的气息,让每个看到他如此模样的士兵都以为自己眼睛出问题了,还以为见了鬼,根本不敢相信这是他们的镇南将军。

????他知道,这是她在告诉他,想要打赢这一场仗,便要了解对方的一切,她在担心着他。

????他还是时常收到弈一传来的关于她的信,她每日都做了些什么,身体可好,也知道她身体还没恢复便又急着赶路,去欣宥城的方向,想来是去找师叔。

????在他将信寄出去之后,又过了将近一个月,终于受到弈一的来信,才终于知道了无根水的作用。再联想到她着急地去找师叔,难不成他的身体真的出问题了?

????弈凌璟这才不得不怀疑,他也找来军中的军医查看,可是军医却说他的身体没有任何异常。这件事的疑问他暂时将它压在心头,派出无风谷的人出去查探传武国的消息。

????同时还知道,她又遇到一次追杀,幸好她知道自己功力不足,便早早地叫来了人在暗中保护,最后才成功将那些人杀了。

????弈凌璟可不认为这是幸运,这种幸运谁知道能够维持多久。

????这些人还真是找死,一次次地在老虎头上拔草,当真是胆大包天,若他再不给这些人点颜色瞧瞧,他怎陪站在她身边。

????弈凌璟这次下定决定,无论如何,定要将那个昏庸的皇帝换下来,既然敢动他的人,便莫怪他不留情面。

????与战场上金戈铁马、马革裹尸不同的是,林中深处的那间小茅屋,这间小茅屋前的石凳上坐着一身穿月白袍服的男子,衣袍上绣着雅致花纹的雪白滚边和头上的白玉发簪交相辉映,腰间一个镂空的青绿色玉佩,一尘不染,就连阳光都不好意思留下斑驳的影子。

????他的对面是一个一身黑衣的女子,女子的头发被整整齐齐地用一根黑色发带绑起来,她神情冷淡,气质出尘,明亮清明的眼睛里好似装满了整个天下,又好似什么都没有。由于赶路时间过长,额前的头发飘散下来,为她美丽的面孔增添了一丝温柔。

????这一男一女的存在,似乎这间小屋比那皇宫还要华丽。

????这女子自然就是寒幽蕴,她拿到无根水的第一时间便赶过来,找蓝翔,希望能够早日配得解药,早日助他脱离火海。

????而对面的男子,毫无疑问就是蓝翔。

????“寒姑娘想必一直在赶路吧,此时来得也是赶巧,我刚正准备泡茶,不若先尝尝我刚刚泡出来的茶,不知寒姑娘可否赏脸?”

????蓝翔在寒幽蕴面前的杯子中注入了水,一阵茶香味慢慢从中溢出来,让人感受到了一种绝味的平淡,宁静和安逸,这样的日子,真让人羡慕。

????“多谢。”

????寒幽蕴也不想浪费这难得的悠闲,这难得的宁静。此刻,她也想静下来,拿着手中的茶杯,轻轻地品下手中的茶。即便她很想能够早些配制出解药,却没有拒绝这难得的安静,拒绝蓝翔的一片好心。

????偷得浮生半日闲,这娴静舒适的生活,也当真要作一回小偷,才能偷来。

????她白皙修长的手指拿着手中小小的杯子,放在嘴边轻轻吹了一口气,在放在舌尖上回味一番,才将其完全吞入腹中。

????“这茶经由蓝公子之手,原本普通的茶也能让人回味无穷,倒是想不到蓝公子不光医术了得,在泡茶一道上也如此精通,今日幽蕴倒是有口福了。”

????寒幽蕴这话并非夸大之词,而是这茶确确实实很好喝。寒幽蕴素来是一个挑剔的主,在闲暇时光喝的茶都是绿衣茶,除此之外不会接受其他茶,而蓝翔泡的茶能够入了寒幽蕴的眼,确实说明蓝翔的茶艺了得。

????蓝翔淡淡一笑,却没有将寒幽蕴这难得的夸奖放在心上。

????“寒姑娘过誉了,蓝某不过一闲野之人,闲来无事,也只得弄弄茶,别的实在不敢拿出手,倒是让寒幽蕴见笑了,实在惭愧。”

????寒幽蕴笑笑,没有再答话,反倒是慢慢品尝手中的茶。

????“人么都说茶能静心里、凝神,果然如此想来惭愧,我以前喝茶却只是用到它一样功能,今日幸得蓝公子赐茶,让幽蕴的眼睛能够转移在它的其它功能上。”

????蓝翔微笑,温润如玉,让人心里的急切烦躁都无意识的少了许多,她如此说,他自然已知道她的意思,看来凌璟的一番心思总算没有白费,倒是君有情妾有意,这两人越看越相配,看得出来,她很关心他的病情。

????“寒姑娘想来是很担心凌璟的病情,不若寒幽蕴先给我无根水,你赶路也累了,待会儿药童会过来送饭与你,我这就去配药,争取早些将解药研制出来,也不枉费寒姑娘一片苦心。”

????他并没有问她是如何以这么短的时间便找到无根水这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毕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他需要做的,只是先以无根水辅以其他几味药草先缓解他病情的发作,让弈凌璟可以撑到他们寻到龙涎,彻底将病情控制住。

????寒幽蕴点头,接受了蓝翔的好意,其实若是可以,她希望蓝翔能够更快些,却也知道这有些强人所难,且人家也是一片好心,想要她好好休息一下,缓解这么多天毫不停歇地赶路。

????只要再等三个月以后,白渫修炼出实体,取得龙涎,她与他之间再没有关系,那个时候,她便真的只是仙界的君尊,再也不会为了私人问题,不顾大局做出此等毁舟为状之事。

????寒幽蕴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大早,起来便看见蓝翔一身白衣站在院子里,一手很自然地放在小腹上,另一只手则放在后背之上,翩翩佳公子,也不过如此。

????寒幽蕴来这个世界,才发现,古代的美人真的很多,不光脸长得好看,气质更是二十一世纪的那些光有皮相之人远远比不上的,来这里,眼睛所到之处皆为美,这双眼睛倒是舒服了不少。

????蓝翔听到寒幽蕴的开门声,便三两步走上前来,躬身一礼,才直起身子。

????“实在抱歉,一大清早便来到此处打扰寒姑娘休息,不知可有唐突寒姑娘?”

????看得出来,他此时应该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要说,却还不忘行见面礼,好记得与寒幽蕴这个客人客套寒暄,教养倒是真好,寒幽蕴心里对于古人这些礼节和客套倒是见识到了无数遍,却还是不得不佩服他们,好似这些东西已经与他们的骨血融为了一体。

????“蓝公子言重了,想来蓝公子定是一整夜都没睡,将解药配置出来了。”

????幸好寒幽蕴在不熟悉的地方休息从来都是穿戴整齐,若是披头散发地便开门,着实是失礼。这是一种习惯,并非信不过某个人,而是多年一来养成的习惯,恐怕也改不过来了。

????蓝翔也意识到了自己有些冲动,他一男子一大清早便出现在一个女子房门前,着实不该,怪就怪在他过于高兴,且对方给他的感觉都是坦坦荡荡,落落大方,行为举止都不输于男儿,便让人暂时忘了她是女子,加上配置解药配置了一晚上,待解药配置完成之时,天已经完全亮了,他便着急过来将解药交给她,才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在意识到这个错误之前,其实他还是可以避免的,然而他刚想到先出去等等,谁曾想她会起如此早,他脚还没踏出去,她便打开门,便一时尴尬了。

????此时蓝翔的脸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起来,整个人燥得不行,却还是大步走向前,将解药递给寒幽蕴。

????“寒姑娘,此乃我昨晚配制出来的解药,倒是还要麻烦寒姑娘将解药送到凌璟手中,亲自让他吃下去。”

????“这……”

????此时寒幽蕴却犹豫了,这个时候,她又以什么理由去找到他,将这解药吃下。

????看见寒幽蕴貌似很为难,蓝翔也有些愣住,不明白她为何犹豫。凌璟为她不惜得罪皇帝,更是将自己的性命放在了前线的战场上,仅仅是为了能够娶她,难道这个理由还不能让她为他送去解药吗?

????“不知寒姑娘可有何不便之处?”

????虽然心里想是如此想,却还是没有说出责怪逼问的话。

????在他看来,凌璟的做法足以感动任何一个女子,古来男子三妻四妾便是很正常之事,更何况还是为了一个女子拒绝皇帝的赐婚,当然,若一个男子心里真心喜爱一个女子,怕也是不会碰其他女子的,可是他也觉得凌璟做的一切足够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