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楚妙因挥剑司马无
????苍天无言却有情,寒尽春生。

????楚王到了太清观后。楚妙因便不再出门。楚王这次破了天荒,傍晚行至楚妙因房门外轻扣房门:“妙因,三年未见,如今兄长在你房门外了,你也打算不见嘛?”

????“请回吧,世俗之事,早已与我无关。”楚妙因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飘然回荡。

????楚王也想修复兄妹之间的感情,但作为一国之王,难以开口:“那便,随了妹妹的意。若有日,得了空,回家看看,你母妃病重,挂念你呢。”

????楚妙因最大的软肋大概就是她多灾多难的母妃了。本来出身卑微,先王在时,不受待见。生了个女儿,更加边缘化。起初她恨楚妙因。自己的女儿,却不管不问。那时候,王上与建安年纪也幼,但地位却超然。两人都很疼爱楚妙因,才让楚妙因度过了一个还算欢乐的童年。

????先王脾气不好,不顺其心意者,大多处以极刑。楚妙因和两位兄长偷偷进先王房内玩的时候。楚妙因把定远将军八百里加急的文书画的面目全非,而这份加急文书,先王还没有来的及看。先王勃然大怒,下了一百军棍的的折子。这一百军棍足矣将幼时的楚妙因打死。

????原本对楚妙因不管不问的母妃跪着哀求,却未果。用身子护着楚妙因挨下了五十九棍当场晕厥。那个时候,楚妙因在母亲的怀里才发现,母妃是爱自己的,是无私的,是可以不顾性命,来保护小妙因。自那以后,楚妙因的母妃就一直体弱多病。

????良久房门内还是传出了一句:“我会回去的。王兄,你早点回房休息吧。”

????楚王苦笑,这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他极少流露真情和无奈,这两个妹妹啊都有性格:“那你早点休息,届试会场见。”

????太清观山门太过严谨,届试又太过紧张,于是这几届了,都会请来天下名嘴张明洞客串解说,活跃一下气氛。张明洞对选手大多都知晓一二,也是解说的不二人选。

????“各位远道而来的朋友,春风抚苍生,又到了一年一度江湖瞩目,空前盛大,天才集聚的太清观茶话会。我是张明洞。”台下唏嘘声一片。

????“好的,大家这热情和欢迎我都看见了。多谢大家厚爱,台上的大人物你们都看到了,不用我一一介绍了吧。下面我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介绍太清观历代届试的比赛的规则。接下来会有六个分会场同时进行比试。最终决出三十二位,进入主会场。太清观的历代祖师规定两人一组,大大节省了时间。高明。”台下嬉笑声一片,平日可没人敢这么拿太清观开玩笑。也就张明洞口无遮拦。。。

????张明洞做了个外头搞怪的动作,接着说:“三十二位进入主会场后,仍然为两人一组。决出十六位高手后,单人决夺,抽签排位。亲爱的各位选手,不得致人残疾,不得杀人,不得废人修为。我在主会场期待与各位的重逢。太清观届试,现在,开始。”

????陈敬道来到其中一个分会场,这个会场看台上的人最少了。因为大家都听腻了陈敬道被胖揍时的杀猪般的叫声。

????“华山邱左。”“华山赵白观。”两位华山弟子作揖,两人白衣干净华贵,倒是有点不想习武之人,华山果然是富裕。。。两位华山弟子心中激动,对面就一个人,听说还是历代垫底,人家只有绝顶高手才会选择一人出战。这陈敬道的搭档竟然连出场都没出场。。。轻松赢下这一场,节省了不少体力。陈敬道回了个礼“太清观陈敬道。”陈敬道心中只是想魏幼象你赶紧醒吧,老子撑不了几场。

????邱凡拔剑,步履轻盈,华山剑法缜密,可谓滴水不漏。赵白观迅速拉开距离,寻找一击制敌的机会。两人配合娴熟。而陈敬道则是四处乱跑。看台上不多的观众也慢慢离开了这分会场。感觉这里已经没什么好看的了。而华山两弟子也纳闷,每次的攻击都被陈敬道躲过去了。两人越打越急。追了陈敬道一炷香的时间了。。。满会场的跑,还发出杀猪般的叫声。。。好像被打的很惨的样子,两人压根没打到他。

????邱凡、赵白观也开始大开大合招式走样。陈敬道暗中扔出石头。打的华山两兄弟不痛不痒,但越来越急。陈敬道暗中扔出的石头一共十几块了。两人依然全场追着陈敬道。突然陈敬道不跑了,转身笑着看着华山的两位。邱凡、赵白观马上停下,而心知已经晚了。陈敬道往前一步双拳顶出说了一句:“哎,真麻烦。”拳出劲道不大,分别击中对方腹部,当场两位倒退了几步,却一点内劲也提不起来了。陈敬道双手抱着头一脸轻松的样子说:“认输吧,两位。”

????邱凡转身,骂了一句:“无赖。”赵白观也无奈的跟着

????(本章未完,请翻页)

????邱凡离开了会场。

????陈敬道以石子击中了两人的几处经脉要道,但是每一颗石子都没有用很大的劲力。没有即刻产生很大的影响。两人一开始就大意了。到最后几处经脉都被击中后。陈敬道一拳击中两人的丹田,两人调动内劲保护丹田时。几处经脉收紧,暂时的封住了内劲。而在外人看来,就是两人追了陈敬道两炷香的时间,出的招好死不死都没打中这个无赖,最后内劲消耗过大才下场了。因为陈敬道那一拳实在是毫无杀伤力。

????陈敬道不忘作揖四顾,看着那些为数不多的几位,想坚持一下看他被抓住然后被暴打的几位看官说了声:“小道实力强悍,险胜两位华山大侠,各位,多谢两炷香的支持。多谢。”台下一阵叫骂声。

????陈敬道满不在乎,两手抱着头悠闲的回房休息去了。

????楚妙因场中没有了出尘的高高在上,他的对手是司马家的司马无。这一场观战的人几乎座无虚席。坐满了分会场,这两位,都报了一人参赛,无比自信,一位是大楚公主,一位是司马家的天之骄子。

????司马无一直都面带笑意,楚妙因每次出招都被司马无料算先机。趋利避害。洒脱的踏步于场中。楚妙因每次攻击,司马无都轻松躲过。但是他一直都还未出手。

????司马无身高八尺,黑色的长衫类似道袍,性情高傲,从小就是公认的天才,家中三十二临兵阵八岁就能施展,可算天机,在交手时,能及时的趋利避害,“认输吧,楚妙因,以你的修为,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说罢,左手伸出两指抬起移至胸前。右手缓缓升起五指分开:“五行,土流枪。”

????楚妙因脚下土枪裂地而出。威力极大。她轻盈的几次翻腾避开土枪,这时候司马无五指前砂石汇聚爆射而出。脚下的土枪封锁了楚妙因的行动路径,而司马无手上飞来的长枪威力极为强大,刹那间便飞至楚妙因身前,楚妙因避无可避。楚王皱眉。夫子站了起来。

????而此时,楚妙因轻松的抽剑出鞘,剑气随内劲围楚妙因一圈周身荡开,土枪皆成飞沙。楚妙同一个闪身,飞来的土枪插在了地上。观众惊讶不已,剑身刻有符箓,是早已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碧尘剑!

????“就只有,这点本事吗?”楚妙因抬头,看着司马无脸上的笑意。

????(本章完)
为您推荐